雷军的神秘聚会

  • 雷军的神秘聚会已关闭评论
  • A+
所属分类:财经业界

雷军一个聚会,再次震惊市场——

刚宣布完造车,就喊来圈内半壁江山来聚会,台下一桌人身家直超2000亿。

更重要的是,这可能是新能源车第二波战事的开始,也可能是新造车格局和几位“大佬”关系发生微妙变化的开始。

新能源车,大戏正酣。

01

台下一桌人身家超2000亿

雷军刚宣布造车没两天,一张他和李斌(蔚来汽车CEO)、李想(理想汽车CEO)、何小鹏(小鹏汽车CEO)、王传福(比亚迪董事长)的合影就在互联网圈内人士中流传开来。还有消息说,雷军在北京小米科技园与王传福进行了长时间会谈。

由于这张照片集齐了新能源汽车领域诸位大佬,合影背景还是小米最新一次宣布造车的发布会海报“生生不息”,引发了诸多猜想,比如照片中参会者,会不会是小米造车可能的合作方?

图片来源:业内人士微信朋友圈

注:拍摄合影的人物中,左起分别是小鹏汽车何小鹏、蔚来汽车李斌、小米集团雷军、比亚迪王传福、理想汽车李想

值得注意的是,除了台上合影的五位,台下桌签有美团CEO王兴、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、滴滴CEO程维、万向集团总裁鲁伟鼎等人的姓名。王兴还在饭否上发文称“雷总真是劳模加战神”。

图片来源:业内人士微信朋友圈

按照福布斯中国富豪榜,王兴身家247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1621亿元),沈南鹏身家40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263亿元),程维身家12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79亿元),鲁伟鼎家族财富约在450亿元人民币。如此计算这一桌上的大佬身家就超过2413亿元。

不过这样阵容的聚会并不是雷军自己攒的。

据了解,此次聚会实际上是“华夏同学会第32次正式聚会”。华夏同学会,由在长江商学院和中欧商学院上过CEO班的同学自由组织而成,大部分都是企业家。马云、马化腾、李彦宏、刘永好、王健林、冯仑、郭广昌、李东生、柳传志等人皆是华夏同学会成员,每年聚会两次,轮流承办,每次的聚会都会有一个主题。

图片来源:业内人士微信朋友圈

今年恰好轮到雷军做东,而他刚刚宣布10年投入100亿美元造车。在本次聚会的议程中,有一项正是“智能出行、智能汽车与自动驾驶”,讨论时长为3个半小时。除了合影中出现的几位,汽车圈里的小马智行联合创始人彭军、汽车芯片厂商地平线创始人余凯也是参会嘉宾。

图片来源:业内人士微信朋友圈

根据流传出来的议程,雷军还带领大家参观了小米总部,演讲并讨论了“小米的过去十年与未来十年”,分享了在科技创新、国际业务的挑战与经验、组织管理与人才战略等方面的感想。

根据初步确认的名单,报名前来的除了汽车圈的人士外,曹国伟、陈东升、冯仑、江南春、杨惠妍、姚劲波、虞锋、郁亮、左晖等37位大佬都来了。据报道,华夏同学会中有个规定,不能出席活动的同学将被罚款数万元,款项全部进入华夏慈善基金会。

根据公开资料,华夏同学会不只是吃吃饭开开会这么简单,彼此把脉解惑、排忧解难的案例非常多。比如2008年,蒙牛的牛根生曾在华夏同学会的帮助下,使公司顺利渡过难关。

02

造车天团的抱团策略

越来越多的玩家继续入场,新能源汽车将进入一个全新的博弈阶段,未来格局也将变得扑朔迷离。

比如,阿里与上汽集团、张江高科将联合打造高端智能纯电汽车智己;华为与长安汽车、宁德时代联合打造智能汽车新品牌;百度和吉利控股集团成立合资公司,将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;吉利汽车与腾讯在杭州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等等。

尤其是华为,对整个汽车行业带来的影响将是颠覆性的。未来国内汽车产业的市场格局和势力划分,很可能不再是3+3+3+3,而是另一番面貌。

汽车电气化进程的提速,也让汽车行业淘汰赛进入全新阶段,马太效应愈发明显,从而加快行业的优胜劣汰。

除此之外,其他产业链上的巨头也在加强投入:传统豪强宝马集团已经连续五年在研发投入超过50亿欧元,戴姆勒集团2020年的研发投入也达到了86亿欧元,大众集团一年的研发费用就已超过百亿欧元;苹果在电动汽领域的累积投入也早已超过了百亿美元。

花旗在其研报中点明,“造车远比制造智能手机要复杂得多,供应链也更长,但小米貌似还没有搭建起这样的供应链。而且,造车属于重资产业务,将会消耗大量资源,同时带给公司长期的财政负担,对当前公司的盈利能力可能会带来影响。”

就连刚刚加入造车的雷军,也曾在何小鹏创立小鹏汽车时就对何小鹏说过:“造车和互联网创业不同,智能汽车的产业链长且复杂,需要有思想准备打六年的地基和积累,同时需要足够的资金,吸引智能汽车市场中最棒的人才有可能成事。”

比如,早在2013年,长江汽车背靠着港股上市公司五龙电动车的光环,就已躬身入局,背后更是有大佬李嘉诚撑腰,长江汽车不仅拥有自己的电动车品牌,而且是北汽新能源后,第2家手握双资质的车企。但自2016年4月就发布车型“逸酷”,迟迟没量产交付,苦撑几年,烧光了51亿后,在2020年迎来破产清算。

另一方面,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,2020全年累计汽车销售2,531万辆,同比下降2%。而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137万辆创历史新高,同比增长11%。按照国家发展规划,到2025年我国电动汽车渗透率将达到20%以上,届时新能源汽车销量将有望超过600万辆。这意味着未来几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将进一步快速提升,新能源车型也将正式步入汽车市场中。

这其中,2019年9月,特斯拉建设(上海)有限公司成立,2020年,随着上海工厂的产能释放,特斯拉Model 3的销量节节攀升,市场的预期迅速改观,一同飞升的还有股价。

目前,特斯拉预计到2022年,在中国市场销量有望占其总销量的40%。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“下饺子”的Model 3,以及即将引入的Model Y,比不过性价比的国产造车新势力,也要找出自己的比较优势竞争。

而对于另外一个强势入局者恒大来说,除了豪气冲天地斥资数百亿收购汽车上下游公司,许家印视察上海恒大汽车全球研究总院的时候,也表示“我们一定能实现到2025年产销100万辆、2035年产销500万辆的宏伟目标。”

再加之这是一个不确定性极强的赛道,电池技术的进步、补贴政策的变更、经营模式创新都随时可能会发生颠覆性变化,进而影响到行业格局。

尤其是已经有过前车之鉴:共享经济的鼻祖早已经卖身于互联网大鳄,剩下白骨累累的共享战场,继续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。

最明显的失败者就是ofo,曾经与摩拜并驾齐驱,号称中国物联网经济新领军人物的商业领袖,曾经拿过超15亿美元的融资,如今已经成为名正言顺的“老赖”。共享过后的一地鸡毛,是巨大的资源浪费。

所以怎么提高自身的资本效率,抱团取暖,用合作换时间,就势在必行。

03

谁是“敌人”谁是“朋友”?

另外一方面,根据《AI财经社》,就在照片流露出不久,4月2日下午两点后,万向钱潮(SZ000559)交易量迅速放大,创下近半年来的最大交易量,股价蹿升至涨停,以每股5.21元的价格收盘。

“万向是照片里唯一没有整车产品的(汽车)行业代表。”一位汽车行业专家告诉AI财经社,万向是国内最大的汽车零部件集团之一,因此作为供应商参与到小米的造车之中顺理成章。其实,万向已想做新能源汽车很多年,但一直“难产”,这次有望从小米造车的事业中分一杯羹。但对于照片,上述人士称,“我认为是过分解读了,小米有很多更好的选择。”

事实上,不只是万向,此前长城等整车企业也传出过将同小米合作造车。眼下在整车制造企业中,寻求代工并非难事,其中吉利、富士康等企业均已发布开放的电动车平台代工,江淮、海马则已参与新造车势力的代工多年。

此外,在与雷军合照的同道人之中,或许也不像外界看来的那般祥和。此前雷军曾参与小鹏、蔚来的融资,但和谐的关系可能随着小米下场造车而逐步改变。

AI财经社了解到,目前蔚来三款产品的定价均在30万元区间,理想ONE定价也在30万元以上,且为增程式产品,与小米的纯电动并无直接竞争关系。相比之下,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按照小米以往所习惯的产品定位,“小米汽车”与小鹏的竞争将更为直接。此前已有消息透露,小米的首款产品将是15万元左右的纯电SUV。

此外,对于产品线更为完备且正在高端化之中的比亚迪而言,与几家新造车公司之间的竞争则更为直接。

“新能源汽车是增量市场,现在车企之间的摩擦还不至于太激烈。”上述行业专家告诉AI财经社,但在未来,竞争是难免的,“尤其是几个新造车品牌,消费者的感知是相似的,会把几家产品放在一起比较。”

一场为期两天的“华夏同学会”,可能是新造车格局和几位“大佬”关系发生微妙变化的开始。

文章来源:中国证券报、投中网、AI财经社